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那天中午風和日麗,街上的行人也少了許多。我去街上買蘋果,經過一個路口,看見一輛三馬車。車上裝著許多大大小小的蘋果,紅通通的蘋果像春天的落日,艷艷的,圓圓的。 在這堆高高的蘋果上,睡著一個正打著呼嚕的農村漢子。他仰著面,滿面塵灰,側著身子,身下墊著一個顏色斑駁的髒褥子,褥子有的地方還裂著口子,露出暗黃的棉絮。 漢子安詳地躺在那裡,輕輕地打著鼾,彷彿睡在自家熱烘烘的炕頭上。在這個車水馬龍的路口,他呼呼地睡得那麼香甜,對我的到來他渾然不覺。太陽金色的光鋪灑在他身上,彷彿給他蓋了一床金色的太陽被。 眼前的景象簡直是一幅優美寧靜的油畫,我站在那裡,凝神屏息,不忍打擾那個漢子的好夢。 我安靜地離開,卻久久忘不了那幅畫面。忘不了那個沐浴在春日暖陽下的農村漢子,他幸福地睡在春天裡。 前幾天,我接到一個朋友的短信:“我終於可以出來曬曬太陽了,春天的陽光可真暖,照在我身上好舒服,這對我真是奢侈的幸福!”這位朋友很富有,不幸在一次酒後駕車中失去了雙腿,他在床上足足地躺了兩個多月。 讀著他的短信,我想像著他艱難地靠著假肢挪出房門,坐在或躺在椅子上,閉著眼睛安閒地曬著太陽。 那一刻,春天的陽光像母親溫暖的手撫摸著他殘疾的身體,撫慰著他受傷的心靈。他敞開心扉,和陽光對話。有生以來,他第一次感受到金色的陽光比金錢更寶貴。 “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;天下壤壤,皆為利往。”緊張的生活節奏下,人們為了追名逐利腳步匆匆。有幾人能慢下來,靜下那顆浮躁的心,在春日暖陽下安閒地曬曬太陽呢? 慷慨無私的太陽啊!無論人們貧窮富有,健康殘疾,你都不會吝惜自己的光芒。 讓我們沐浴在春日暖陽下,享受並感恩陽光豐厚的賜予吧!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不知道為什麼,我一直想去流浪,想不停的行走。去西藏,去新疆,去蒼涼遼闊的地方。不停的走,去尋找、去體會、去欣賞、去自虐、去悲涼、去觀望。 曾經我以為我可以用我的筆鎖住我的年少時光。但後來我發現,我的年少時光早已隨著增長的年輪而被漸漸遺忘。我的筆,也被我丟棄,在風裡、在雨裡、在無可訴說的生命裡。 我的手,遮不住我的眼眸。但卻可以按住淚腺,不讓淚流出。我是堅強的,不需要安撫。我的蒼涼無需人懂,我情願孤獨。與胡楊為伍,天地為廬。生無所求,死無所戀,總無憂。 我總是不停的追求完美。一個標點,一個髮髻,一幅畫,一首曲。但我總是不完美的。我一直都說,我要離開,要離開,但卻遲遲不肯動身。因為我是懦弱的,我不敢一個人奔赴未知的旅程。 我一直以為我只會愛一個人,只會和那個人結婚。可是現在我甚至不知道那個人的電話號碼。我一直以為我們會是永遠的哥們兒,可沒想到有一天他會說原來我們總是錯過,我們一直都是陰差陽錯。 所謂的春天,所謂的愛戀,所謂的永遠,所謂的再見,所謂的有一天。天上的星星太多,我不知道哪一顆是我。微風吹過,我們都不記得。

| 14th Jul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因為黑匣子是記錄飛行情況的,如果飛機一旦失事,只要找到這個黑匣子,就能知道飛機出事的原因了,因此,每架飛機上都有個黑匣子。

| 7th Jul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不知道為什麼,我一直想去流浪,想不停的行走。去西藏,去新疆,去蒼涼遼闊的地方。不停的走,去尋找、去體會、去欣賞、去自虐、去悲涼、去觀望。 曾經我以為我可以用我的筆鎖住我的年少時光。但後來我發現,我的年少時光早已隨著增長的年輪而被漸漸遺忘。我的筆,也被我丟棄,在風裡、在雨裡、在無可訴說的生命裡。 我的手,遮不住我的眼眸。但卻可以按住淚腺,不讓淚流出。我是堅強的,不需要安撫。我的蒼涼無需人懂,我情願孤獨。與胡楊為伍,天地為廬。生無所求,死無所戀,總無憂。 我總是不停的追求完美。一個標點,一個髮髻,一幅畫,一首曲。但我總是不完美的。我一直都說,我要離開,要離開,但卻遲遲不肯動身。因為我是懦弱的,我不敢一個人奔赴未知的旅程。 我一直以為我只會愛一個人,只會和那個人結婚。可是現在我甚至不知道那個人的電話號碼。我一直以為我們會是永遠的哥們兒,可沒想到有一天他會說原來我們總是錯過,我們一直都是陰差陽錯。 所謂的春天,所謂的愛戀,所謂的永遠,所謂的再見,所謂的有一天。天上的星星太多,我不知道哪一顆是我。微風吹過,我們都不記得。

| 1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故鄉的小河 在靜靜地流淌著 碧綠的秧草環繞著岸邊的石階 小木柵上 灑滿的是粉紅的小喇叭花 對岸 駐足的老奶奶 翹首觀望著 遠處是太陽升起的光輝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九月天高雲淡,秋風吹來一片清涼。此刻,將目光投向遠方,身心頓時舒展。讓乾澀的眼睛從灰寂的熒屏中醒來,張開久困酸痛的腰椎,乘著窗簾掠過的一襲風,一陣陣蝕骨的清透格外教人神清氣爽。 在這風輕雲淡的秋日,漫山遍野的翠綠袒露著熟稔的歷程。一樹樹楓葉夾黃帶紅,在秋意拂過的枝頭兀自含羞,精心梳理著待放的情思。稻浪正欲披上最後一件嫁衣,齊刷刷地列成壯觀的閱兵式,來為這一程風雨路送行。 花葉草木,都是這樣醉著。向著西垂的夕暮,迎著金風飄散的果香。看吶,那風裡飽含青春的熱情和活力,舒展生命裡難再的豐饒。你聽,秋蟲呢喃,此起彼伏奏著激越的讚歌。 那發自最本初、最原始的聲息,註釋著大地最美妙的音符。“試上高樓清入骨,豈如春色嗾人狂。”秋的澄澈由來自古,透著高遠的力量,不容人不癲狂,不容心不熾熱。 那一引即燃的秋,點燃了世間的滄桑。把時序排列成行,生命自此淬火悲涼。你在豐收的稻穀場上把酒言歡,透著五穀的香,笑意爬滿辛勤的皺褶。 九月天高,誰說日子平淡無聊,怎會一切都好,只缺煩惱;九月風清,你把節氣組成氣節,站在歲月的赤道,開啟涼意,了悟塵心;九月雲淡,你把聒噪的暑氣擊碎,以篳路藍縷的僧行,引度狂躁的紛爭角逐。 九月拉開秋意的序幕,袒露燭火的無私,月圓的澄明。她隱藏起時光的腳步,收斂悲歡的印痕,潛寂寥釋心懷,駕青雲上碧霄。隔窗浮動海棠的暗香,分明有一個聲音在吟詠:“知否,知否,應是綠肥紅瘦。”
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喜歡在這種天氣裡胡思亂想,經常會因為一首歌而想起很多以前的事。在聽席琳·迪翁的《我心永恆》,聽說卡梅隆導演要將十幾年前的《泰坦尼克》轉成3D版的,很期待再次見證一下經典的震撼。不經意間瀏覽到雨心的主頁,打開她的相冊,才知道原來我們已經有那麼久沒有關注到對方的生活。 嗯,想念在一瞬間崩發。大學時候的快樂時光一下子全浮現在眼前,親愛的雨心,親愛的冉冉,你們現在在北京還好嗎?有沒有像我想念你們一樣的想念你們的李小爽呢? 時間和空間都是很恐怖的東西,我們都討厭它能輕而易舉的就將歲月隔斷,讓彼此之間的痕跡的越來越淺薄,直到只留下一個存在心底的影子,無法忘卻。 記憶翻滾,往年的這個時候,咱們仨該開始準備元旦晚會的策劃了吧?我又要開始準備寫劇本,冉冉要準備歌曲,雨心要準備舞蹈,然後咱們文藝部的燈又會經常性的開到很晚。會一起排練到很晚,一起去大學生活動中心參加學校活動的海選,餓了的時候去超市買最香的煎餅果子,雨心會單獨買一根烤腸讓煎餅老闆加到裡面,冉冉總是會買小麻花,然後大家一起分著吃。晚自習結束後,會一起挎著彼此的胳膊,玩著我們仨獨有的走停小遊戲,毫無顧忌的大聲唱著至上勵合的《棉花糖》,還記得我最喜歡小五嗎? 沒想到畢業一下子就翻到了眼前,各奔東西是我們必須面對的殘酷現實,我選擇了回日照,你們兩個卻毅然而然的踏上了北京。曾經跟冉冉說,一定要去北京,去庚媽的餃子館吃一頓好吃的餃子,看看韓庚和家人在一起的生活,然後兩人一起花癡。呵呵,夢想往往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簡單,那是冉冉到北京的第幾個月了?突然收到她的短信“親愛的,你確定庚媽的餃子館沒搬遷嗎?我現在就在店門口,可為什麼好像已經關門了呢?” 我立刻用手機上網查了一下,原來庚媽的梅花餃子館早已經搬掉,現在只剩下梅花家人還在經營,但近一段時間卻在裝修店面。殊不知,我們曾經密切關注和喜歡的偶像,原來已經發生了那麼多的變化,我們卻只有在觸及到的時候才想起,是我們老了,還是歲月變了呢? 是誰說過,年華易老,情誼不變。是不是我們都依舊守護著心底的那一份溫暖,一直惦念著彼此? 想念,如果會有聲音。不願那是悲傷的哭泣。 突然好想你,突然鋒利的回憶,突然模糊的眼睛。 或許,生命真的有一種絕對,讓我們在感激時光的同時,去追逐我們最好的幸福。 永遠愛你們,我最親愛的朋友。

| 1st May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當你決定了從此要做一個快樂的人, 你也知道了自己首先要做的是一個堅強的人。 生活,從來不曾如人所願。那些黑暗的人,黑暗的事,總是不經意的打破了所有的期盼與僅存的希望,所以才說絕望。但絕望可以輕易的說出卻難真正的做到,因為我們都不是決絕的女子,做不到決絕,也就做不到徹底。我不想再說絕望,只想平靜的帶著我的堅持,堅定不移。 有些心事只能自言自語,有些秘密只能講給朋友聽。有些痛苦只能默默承受,自己還是要靠自己拯救。 有些事不願發生,卻不得不接受;有些人不可失去,卻不得不放手。有時候,我們等的不是什麼人、什麼事,我們等的是時間,等時間,讓自己改變。 一個人總要走陌生的路,看陌生的風景,聽陌生的歌,然後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,你會發現,原本是費盡心機想要忘記的事情真的就那麼忘記了。 幸福,不是長生不老,不是大魚大肉,不是權傾朝野。幸福是每一個微小的生活願望達成。當你想吃的時候有得吃,想被愛的時候有人來愛你。 我不是你第一個牽手的人;不是你第一個擁抱的人;不是你第一個親吻的人;不是你第一個擁有的人。------ 可我希望我可以是你遇到痛苦第一個想傾訴的人;是你遇到快樂第一個想分享的人;是你遇到挫折第一個想依靠的人;是你今生以後第一個可以相伴的人。------ 我真的可以是你心中某一個可以第一的人嗎。 愛你的人如果沒有按你所希望的方式來愛你,那並不代表他們沒有全心全意地愛你。我只是想有一個人明白我,即使我什麼都沒說。 原來,愛情,沒那麼簡單。可是我不會為了戀愛而戀愛,我要的是一個愛我的並值得我去愛的男人。我會對自己的感情負責,也對別人的感情負責。我不會計較你送的禮物有多貴重,更不會不依不撓的讓你為我買昂貴的東西,因為我愛的是你的人。我想要的愛情是純粹而簡單的。如果你愛一個人,你會瞭解我的一切;如果你不愛一個人,即使我告訴你我的一切,你也還是會忘記的。 文章來源:麥田 |北京毛毛的BLOG | 博洛尼蔡明 |幸福是一種心態 | 棒棒貓的BLOG |內科專家彭念寅的BLOG | 心理咨詢專家陳智雄心部落格 |劉冠廷 Will 健康塑身專家 | 男科專家陳慶祥的BLOG |請你找麻煩 |

| 27th Apr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一 清明將臨,故鄉那棵魂牽夢縈的老槐樹還在。我似乎看到了槐葉上隱隱滲出的淚痕。 樹下,母親墳塚上的雜草青翠,該掩沒了幾聲蟲鳴? 曾與母親有關的事物,如歡樂,悲傷,青青的蔬菜,低低的谷禾,潺潺的溪水,高高的樹木……我一直認為,它們是可以視作一種耐讀的美德而留在我的記憶中了。 二 多年了,清明有些深不可測,母親的影子誰也追不上,總在夢裡忽來忽去,像蟲子一樣鑽進我的思想,蠶食著我憂傷的葉片。 槐樹也許太多情了,勝過土地上的油菜,葳葳蕤蕤的就覆蓋了母親勞作的身影。 可母親墳旁的油菜花的艷媚與芬芳迸射出驚人的美麗,那麼安祥、樸素、細小和瑣碎。只要心一觸到,那久違的欲滴的血色和溫情,就會讓我顫動不己。 三 槐樹總將陽光、雨露和空氣密密實實地聚攏起來,把企圖侵犯生命的腳步擋在臂膀之外。 走回童年,季節在母親的補丁上浮沉明滅,讓清苦、疼痛和溫暖鑽進我身體的每個角落。 而欣喜的是,被歲月熬得形銷骨立的母親,曾熟悉一年四季裡的每一個節氣,並知道,在相應的節氣裡,自己應該做些什麼。 那雙乾淨利落的手撫摸過每一張樹葉、每一寸田地、每一個流光溢影的期待…… 四 母親墳和槐樹葉依偎在一起,清明槐便成了鄉村的根和兒女的愛,讓遊子在眷念時就聽到了槐樹開花的聲音,以及樹下跌落在酒杯裡的鳥聲,同在陽光下如金屬一樣閃爍不停…… 我只好摶過身去,凝噎無語,讓僅剩的感念化為小河裡紛紛濺起的浪花。 五 清明,從哪裡漏下的雨絲,邁過心碎的時節,灑落在母親的墳前,澆灌著油菜花一樣自由綻放的晨曦。 那些純情的追隨,讓過往的雲靄已將雨絲孵化出鳥的羽翼,在棲息過的槐枝上,葉子們不再舒心地抖動,夜深時開始凝集淚珠。 那些成串的槐花,細細讀時讓人有些難以割捨。 那清明雨,如簫聲,逡巡於情山意海之上;那清明槐,如琴音,吐納著生命的芬芳與祥光。 六 耕作的母親把一生的時光都種進地裡,最後也把自己種入地裡。 那年秋天,體驗過花開花落的蟲子,在這泛涼的秋夜,把各自心中的曲子,吱吱呀呀地傾吐出來,也沒有挽留住時光遠去的足音。母親把一隻已開始冰涼的手,溫馨地遞給我。 於是,我久久地揣在胸口,企圖用熱血和心跳把它焐熱。最終,母親霜凝的面容,轉眼取代了晚霞的淡紅;體內流布的血,匯入凍層下並沒有了響動的水聲。 七 清明,是聖潔和虔誠的象徵,蘊涵著常人渴望溫情的期待和祭奠,讓生命的底色上永遠刻印著和傳承著這份光亮。 銷魂的槐樹,一片葉子寫著離去,一萬張葉上寫滿悲憫,如泣如訴,浸透著親情的慰藉和追念。 母親的墳旁,一地油菜花開得如此璀璨,那不是夢境,是美麗的天堂;不是思念,是感知。 最寬容最坦誠的土地怎麼能盛得下母親一生的滄桑和生活的情景。 八 槐樹呀,是清明緊貼在我的胸口,除了心跳和呼吸,我剩下的全是濃濃的懷念。 只有把耳朵貼向母親的胸膛一樣貼近墳塋,至今有一脈迴響,似乎仍在延續著當初的風聲雨聲,悠揚、遼遠、清晰…… 現在,誰還會把屋簷下相依相偎的鋤頭和鐮刀,劃成生命的雙槳,迎送我們抵達生活的彼岸? 誰還會把青禾和花朵鋪滿我貧瘠的路途,用一雙望穿暮靄氤氳的眼眸,癡癡地守候兒女們匆匆的歸程? 誰還會在我流落異鄉、飢寒交迫時,用溫暖的目光和身體慰藉我寂寞的靈魂? 九 生命從流動到靜止的過程,維繫著千萬朵歸因。 清明,杏花開滿記憶,趕走彼岸沉重的黃昏。 回到自己,輕撫舊時光的疼痛,忘記那些被無情灼傷的歲月,才能把感恩的種子撒向心的土壤,拱出青禾。 清明槐,已高過母親的墳頭,彷彿在召喚一年的期待和收成。 十 當一座墳成為一種風骨,那麼,槐樹也就成了不泯的魂。 即使命運磕磕絆絆遍體傷痛,我依然像母親一樣微笑著對生活充滿感激。 因為我的血管裡流淌著母親最古老憨厚的格言:把生交給死,把死托付給生。 清明到了,不能回鄉的我孤苦伶仃,傷口上撒下如血的月光,杏花雨因故地下了一場雨。 那棵槐樹上的空巢,鳥兒能找到回家的路麼?誰的乳名從含香的露珠中醒來,在嫩綠母親千年的期待? 文章來源:主持人王寧的部落格 |翟凌 | 凱利女性健康咨詢的BLOG |作家趙凝工作室 | 北京動動鞋子兒童劇團 |陳浩 | HamptonRoads -- Journal: Marijo, Navy Spouse |about……久久妹妹 | 胡戈 工作室 |★魔女克洛蒂的神秘地帶★ |

| 20th Apr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巴塔哥尼亞錐尾鸚鵡(掘穴鸚哥)約有3種亞種,是最大的錐尾鸚鵡,在台灣並不十分受歡迎,非常吵雜,台灣市場上野生鳥非常多,人工繁殖鳥極少,有(小)巴塔哥尼亞錐尾鸚鵡( (Lesser)Patagonian Conure)、南安地斯山巴塔哥尼亞錐尾鸚鵡(Andean Patagonian Conure)、大巴塔哥尼亞錐尾鸚鵡(Greater Patagonian Conure)3種。 體長:45-48cm(18-19吋) 分佈: 依亞種不同分佈在南美洲的南部,包括阿根廷、烏拉圭、智利境內安地斯山脈旁的丘陵地帶與濱海地區。 整體概述: 大多棲息於開闊的鄉間草原及有峽谷懸崖的林地、水源區附近有仙人掌與多刺灌木叢的乾燥地區,農作物田園也常見牠們的蹤影,群居性,經常一大群活動,有時會有超過1000只的同伴聚集一起,聚集時會發出響亮難聽嘶叫聲,通常早上至水源地喝水,然後就開始覓食,炎熱中午時分是休息時間,下午又繼續覓食,傍晚回到棲息地,棲息在巖洞、高樹或電纜線上;有季節性遷徙行為,冬天時會往北飛到溫暖一點的地區,築巢在石灰岩或砂岩地形的巖洞內,牠們也遭受許多盜捕者的捕捉,作為買賣,當地居民捕捉方法通常是爬到巖壁上,將竹竿的頂端綁一個倒勾,伸入巖洞再將幼鳥勾出來;人為飼養的巴塔哥尼亞錐尾鸚鵡非常吵雜,剛引進的鳥兒很害羞,適應新環境很慢,喜歡洗澡,應常供應新鮮樹枝或腐化的脆木頭供牠們啃咬咀嚼。 繁殖: 巴塔哥尼亞錐尾鸚鵡是少數能夠群養繁殖成功的錐尾鸚鵡,群養繁殖需要提供數個巢箱,但成對飼養繁殖效果較佳,使用天然中空木頭效果較好,難度不高,但由於市面上幾乎全為野生鳥所以繁殖成果還是寥寥可數,適應環境且穩定後一年有機會可以繁殖好幾窩,一次約產2-4顆蛋,孵化期約24-27天,約8個星期羽毛長成

Next